浮.

沉浮于世,或醒或痴。

【魄魄】喜欢

00.

吴小姐喜欢白先生,全世界都知道那种。

01.

“为什么呢?”

经常有人问吴小姐,吴小姐却只笑笑不说话,眉眼间染着雀跃欢喜。

你看,喜欢就是我捂住了嘴巴它又跳上眉梢,蛮横不讲理,哪有为什么。

02.

吴小姐又想起那个早春了。

那时候吴小姐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,有个好玩的小名“鬼鬼”。

大抵是第一次搬家,父母有些忙乱,匆匆把她交给一个相熟的人家就去和中介交谈。那户人家姓撒,是个严肃的男人,意外的很喜欢孩子,他从自家储物柜里拿了些糖果给小小的吴映洁,不时在旁边问着问题,都是些琐碎的小事,吴映洁一字一句地答,认真得很。

门铃猝不及防地响起来,撒贝宁才刚打开门就窜进来两个男娃娃,一个嘴角的梨涡酿着蜜一样,还有一个眼角有泪痣,眼底有星光。

他们兴许看见了吴映洁,一个扑上来问好,绕半天吴映洁才晓得他叫魏大勋,顺带着记住了旁边的“白敬亭”。他倒没什么反应,在沙发上坐着自顾自摆弄桌上的拼图。

早春还不是太暖,可那个下午阳光泼洒,渲染在屋子里,任他发梢染上暖金流光,眼底映出琉璃色。

吴映洁看着,突然就觉得,糖好甜啊。

03.

吴小姐十七岁的时候白先生是校草,全体女同学为他转身爆灯那种。

那时谁都年少,爱慕好颜色,白敬亭的桌洞里塞的是满满当当的情书,班主任差点拎着人孩子上办公室“深入交流”。

吴映洁同学倒是不慌,开开心心吃着各式各样的巧克力,不忘叹一声“蓝颜祸水”。

白敬亭也不慌,坐那儿北京瘫顺便盯吴映洁吃东西——粉扑扑的脸,鼓着腮帮子一动一动,瞪着晶亮的眼,像小小只的仓鼠。

白敬亭内心挣扎秒速出手——糊了一把毛,然后看着炸毛的吴映洁笑出褶子。

“白白你又抽什么风呀!”

是喜欢你的风呀,耳根红红的白敬亭如是想。

04.

吴小姐二十五岁那年,白先生跟吴小姐告白了。

少年还是那个少年,略有些局促地摸着后脑,磕磕巴巴地说“我喜欢你”。

女孩还是那个女孩,笑出了春色妍妍,软软糯糯地说着“我也喜欢你”。

至此,岁岁年年称圆满。

04.

吴小姐对白先生讲:“白白,我很喜欢很喜欢你诶,全世界都知道。”

全世界都知道我天天把你的名字于嘴边呢喃,全世界都知道我迷糊得不行关于你却记得分明,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那句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。

白先生对吴小姐讲:“可我喜欢你只有你知道啊,鬼鬼。”

只有你知道,我喜欢你是无法宣之于口的小确幸。
——
感觉乱的一批,我想我需要写大纲拯救一下自己´<_`最近想写明侦全员向×民国背景,emmmmm巨坑,每天都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。

【魄魄】欢喜

01.白敬亭二十五了,出道几年,从籍籍无名走到现在,不甚容易,旁人记得比他清楚,有时候跟他提及,开玩笑一般,他听了,笑得更没心没肺,一口京片子可好听:“诶那我今儿请你们大鱼大肉啊,都给咱补回来。”

并非不难受啊,不过再苦再委屈,那时候逼着自己忍,后来也就忘了。

总归是年少,路且长着。

那个女孩的身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她比他大吧,可是那软糯的小奶音和明艳的笑颜,嗯,真不想承认。

“ 那是我喜欢的女孩子,叫吴映洁,你认得吗?”
  他在心里自顾自说着。

02.吴映洁已经二十九了,还是个孩子性,她如今得了闲,不再似先前那般没日没夜地赶通告。前几天才见了撒撒,他一向活的闲散,对她也颇为照顾,拿了几本书扔给她,美其名曰“修身养性”。她回家翻了几页,难得静了下来,想来他也知道自己这性子,一时间哭笑不得。

许多年前的玩笑话常被提及,她倒也不急不躁,想着日子还长,就又去忙自己的事了。

有时候脑子空了下来,还会想起那个大男孩,他变了很多,录大侦探第一季时的奶气消了些,一身的少年气却半分不减,清清爽爽,让人心动的模样,让她心动的模样。

再等等些吧,日子还长,他们始终来得及。

03.也许很多很多年之后,男孩会告诉女孩:“我喜欢你。”

很多很多年后,女孩会收下那一束丁香花。

我坚信着。

————
甜生贺,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玩意???就让我当个咸鱼吧,嗑糖使我快落_(:D)∠)_。